去吧!!我一年份的女子力结晶!

除草

今天的摸鱼 

别问我为啥画风变这样了 

我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继续


冷冽


原本是想画《上海异人娼馆》里面O的形象的

结果画着画着变成了老板娘


又变成了小将军

除个草 


2016第一涂


今年继续神经病一样的画风 (再见)

怒髮天

本体其实是头发

啊哈哈哈哈哈


2015.7.24

图力恢复计划第4天。

周末要画头拍摄就先暂停两天了

樱色

题名by @小吉祥天 


缓慢恢复图力中。。。

干巴爹!

你快回来!我的图力啊啊啊啊啊!


(不知为啥让我想起鸣鸟里的矢代呢(除了分缝不一样

summer time

异种


新板子手感不错


等新板子的时候用旧板子撸了一张~~

很开心!

还是随心所欲畅快的撸最好啦!

论画风的回归(并不

今天也是撸图渣渣 。。

20140321

20140320

it's not too late to pick up things i've abandoned.

20140318

画照片

lady untitle.

lady Mystery

original pic from "A Winter in Saint Petersburg” by Deborah Turbeville for Vogue Italia July 2006

i should do some "daily practice"

yeh..it would be better i suppose

original pic @CNU_blank

wild rose

自己更喜欢歪下巴的求破

need to practice more

couldn't be worse

“悲悯”

有一本很喜欢的糟糕腐漫的名字是《春宵繩化粧》作者是松本友。


画这张的时候那本书里面的一个镜头在脑海里面不断的跳出来。

低产是我最好的朋友(泥垢!)

距上一张图隔了差不多快有二个季度了吧。。。。


哈哈哈哈哈

人形那边的子博倒是很更的很欢快。。。


以后就叫季绘好了 啧啧啧。

果然变成“月绘”了

低产如旧

嘤嘤嘤

未完成版是我的爱,怎么当时没另存一档啊!!!!八嘎!

you need a wing,

so here it goes.


超低产的我。。干脆把日绘改成月绘好了 扶额。

声色犬马过后的真实

只剩下 苍白的皮囊


after all the happiness

skin is the only thing of truth. 


晨霭,the morning mist.


寒冬逝去

清晨的雾霭袅袅升起。


the morning mist raises

after the long cold winter.


© naiko's | Powered by LOFTER